<dd id="rc7pf"><noscript id="rc7pf"></noscript></dd><dd id="rc7pf"><center id="rc7pf"></center></dd>

    <dd id="rc7pf"></dd>
  • <dd id="rc7pf"><center id="rc7pf"></center></dd>
    當前位置:首頁 >> 工會信息 >> 市總新聞 >> 正文
    《1927年前的上海工人運動史》下月問世

      一本充分反映1927年前上海工人運動發展軌跡的學術書籍——《1927年前的上海工人運動史》即將于下月問世。該書由上海社科院歷史研究所原副所長、已故工運史專家沈以行主持編寫,完成于1960年。時隔61年后,本書出版的背后有著怎樣鮮為人知的故事細節?讀者又如何品讀其中的學術價值?記者就這些問題專訪了參與本書整理工作的上海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現代史研究室主任、研究員馬軍。

      復旦師生與工運學者合作完成

      目前,新書《1927年前的上海工人運動史》正由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付梓印刷。記者在馬軍的辦公室里,看到了它的原稿——距今60余年的《上海工人運動史稿》(上編)。手拿這本已泛黃的鉛印本,馬軍講述起了一段塵封的歷史往事。

      1960年夏天,當沈以行一干人尚在上海革命歷史紀念館籌備處忙于中共“一大”會址的陳列工作時,時任復旦大學歷史系黨總支書記余子道來訪,與沈以行談妥,組織本系教師及1956級學生前來實習,共同編寫上海工運史。于是,在沈以行的指導下,該系師生70余人冒暑苦戰,歷時4月,先將上編(1840-1927年)初稿完成!扒『玫谝淮稳珖み\史工作座談會召開在即,沈老就把這份手稿鉛印成冊以供研討交流,這也就是這本新書原稿鉛印本的由來!瘪R軍告訴記者。

      按照沈以行最初的計劃,《上海工人運動史稿》還有中編(1927—1949年)以及下編(1949—1960年),“當時是準備在1961年7月前,一齊拿出成品,向中國共產黨四十周年誕辰獻禮!瘪R軍說道。但實際上,中編部分在1961年1月曾寫出了一個草稿,而下編部分則擬在該年上半年定出提綱,留待稍后再行撰稿!昂髞砩蚶限D任社科院歷史所副所長,原先的獻禮意圖并未實現,整個項目也因故中輟!

      如今,這本曾見證復旦歷史系與社科院歷史所深度合作的書籍即將出版。馬軍作為曾經的復旦大學歷史系學生,現任歷史研究所現代史研究室主任,雙重身份又能有幸參與本書整理,感到意義非凡。他特別在代序《舊稿新版,見證合作》一文中寫道,“一來旨在保存這份珍貴的歷史見證;二來也是為了向2021年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周年獻禮,以遂一個甲子前當事者們的未竟之愿!

      海量手抄新聞作為翔實史料

      馬軍告訴記者,雖然這本書的內容寫成于沈以行供職上海革命歷史紀念館籌備處期間,但作為一本學術書籍,復旦師生撰寫所基于的歷史資料都是沈以行、姜沛南、鄭慶聲等老一輩工運史專家在1952年至1958年上海市總工會“上海工人運動史料委員會”工作中積累而成的。1961年沈以行轉任社科院歷史研究所副所長后,幾十箱近1500萬字的手稿也最終落定社科院。

      大約兩年前,馬軍正是從已經泛黃的“故紙堆”里妙手偶得了鉛印本《上海工人運動史稿》上編和中編的部分藍印謄抄本。

      《1927年前的上海工人運動史》從1840年上海開埠講起,收筆于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后工人運動轉向低潮,時間跨度接近90年。那么,身處20世紀五六十年代的人們是如何了解近百年前的工運史呢?馬軍解答道,“最早的歷史因為已經無法找到當事人,所以都是靠搜集當時的新聞媒體報道,比如《民國日報》《申報》等,由姜沛南找出其中有關工運的內容,再由工作人員抄錄在方格稿紙上,僅僅負責抄寫工作的人就達到七八位之多!

      1960年,這本全書分為四個篇章、共計22萬字的《上海工人運動史稿》(上編)在送交第一次全國工運史工作座談會交流時,獲得了與會人士“資料翔實、內容豐富”的積極肯定。當然,受限于客觀條件,本書也存在這樣或那樣的遺憾。但馬軍表示,歷史研究是漸進式的,它作為一個階段的研究成果,其價值不容抹殺。

      值得提及的是,20世紀80年代以后,沈以行、姜沛南、鄭慶聲又主導撰寫了一百多萬字的《上海工人運動史》(上、下兩卷,遼寧人民出版社1991年、1996年版)!斑@兩部相距二三十年的工人運動史雖然沒有直接關聯,但學術上的相互呼應是顯而易見的!瘪R軍說道。

     來源:勞動報  作者:王海雯  
    [關閉窗口]
    高大丰满40岁东北少妇,私人情侣影院,又色又污又黄无庶挡的免费视,国模冰冰02[150P]无码